云南民族旅游網由《環球游報》主辦

                      首頁 民族文化民族書畫正文

                      藝術高峰的攀登者 ——齊白石嫡曾孫齊天山先生和他的繪畫藝術

                      發表于:2020-11-04 17:12:20|來源:云南民族旅游網

                      齊天山(繼先)先生在創作

                      齊白石是中國近現代繪畫史上的一座高峰。有評論曰:“白石老人是藝術巨匠,是影響幾代人的繪畫大師,要攀上這座大山,幾乎是不可企及的。”

                      攀登者,熙熙攘攘。其中,不乏當代大師級的人物,就連白石老人的子女齊子如、齊良遲、齊良己、齊良末、齊良芷也為此窮盡了一生;他的嫡孫輩們更是毫不懈怠地向藝術高峰前行。

                      “攀登就是爬山。爬上藝術高峰有沒有竅門?”

                      “無竅門可談。要想爬上更高的山,就只能先腳踏實先站穩了;然后再往上攀爬。可是爬上一座山,又會發現更高的山還在那邊,還得往上爬、往上攀登,還得另辟溪徑。藝術也是如此。”

                      這是記者近日在昆明企業家李平先生的引薦下,與定居在云南玉溪大營鎮的齊白石嫡曾孫齊天山(又名齊繼先)先生的開場對白。也正是由此,記者走近天山先生,力求一探他的藝術足跡,與讀者分享他的繪畫趣事。

                      心跡:不畫有愧曾祖

                      1948年,齊天山(又名繼先)生于湖南湘潭(父親齊燕來是白石老人三子齊良昆長子);不到1歲時,為避戰亂與匪患,他和母親到北京找到了父親,從此一家三口與白石老人生活在了一起。

                      ▲作品《山里人家》

                      他回憶說:“2歲時,尚不懂人意,只是到曾祖畫室玩耍時,朦朧中見曾祖一天到晚都在靜悄悄的畫畫;偶爾,也會有一些買家或畫商上門,打破這靜悄悄的寧靜。當時,我想曾祖了不得,畫畫就可以給我買好東西吃。也就是在這種耳濡目染的環境中,我對畫畫產生了濃厚興趣,也正是從哪時起,我就迷上了畫畫。更令我難忘的是,因為我屬鼠,曾祖還特賜了一幅鼠題材的畫給我。可惜在‘十年文革內亂’中,這幅畫被‘紅衛兵’抄家時付之一炬,同時還燒掉了所有與曾祖合影的珍貴照片。這是我終生遺恨之事,所以記憶深刻。”

                      天山先生說:“我的畫畫引路人是曾祖,是他讓我喜上繪畫的;但真正的啟蒙老師是我的祖母張紫環(白石老人三子齊良昆妻)。祖母是一個在繪畫藝術上頗有成就的畫家,湖南省博物館珍藏有她畫的梅花、蝦、小雞等藝術珍品。”

                      祖母見他具有一定藝術稟賦、又酷愛繪畫,就從基礎的繪畫知識教他如何畫直線,要他在白紙上拖線、一根一根的拖,叫他控制好距離,叫他把線畫直;之后,教他畫一些簡單的幾何圖形,祖母覺得幾何圖形差不多了過關了,就讓他畫一些形體的結構。然后,才開始畫一些實物,像蝦呀、蟹呀。

                      ▲作品《萬里海天喜暢游》

                      他說:“祖母曾在一次授課時說,線是藝術基礎的筆法。齊派藝術蝦中的點、塊,線是核心的。不管畫什么物體,像畫花、畫葉、畫藤、畫鳥、畫山、畫水,都離不開線。線的提、按、頓、挫掌握好了,蝦畫也就好了,筆墨的交融關系也就撐握好了。所以,我很重視線的運用,重視線在蝦畫中的表現。所畫的蝦也最多,體會也最深。”

                      四祖父齊良遲(白石老人四子)、叔叔齊展儀(白石老人四子長子)則是助他成長的兩大推手。

                      當談到兩人時,他思緒立馬如同潮涌一般:“四祖父除了敎授我繪畫的技巧外,還把曾祖父的用色配方傳授給我。并親自給我畫了不少示范畫。在有的示范畫上還特意加上‘繼先再侄用意’之款。我收藏有一幅牽牛花的示范畫,落款是‘繼先再侄兒九年前所作,余喜其初學有流動之筆機,如題數字,辛未乃祖齊良遲’。其實,這幅畫實際是四祖父給我畫的示范畫,由于當時沒落款蓋印,九年后在我整理藏品時發現了這幅示范畫;于是,請四祖父落款蓋印,可四祖父看成是我畫的,故就有了這陰錯陽差的落款。家人一見此畫,都知道出自四祖父之手。現在,雖然四祖父去世已久,但他生前教授我作畫的音容笑貌,仍歷歷在目、言猶在耳,他的示范畫也成了紀念的珍貴史料。”

                      ▲作品《春長好》

                      “我的叔叔齊展儀更是為我開了‘小灶’,他用了很長一段時間,從畫的‘氣韻生動’、‘似與不似’‘焦、濃、重、淡、清’五色墨法,到‘骨法用筆’、‘留白’、‘氣韻’、‘境界’這些繪畫的理論問題,給我做了系統性傳授。理論完成后,叔叔每次見我,總要關切地詢問‘最近,畫了什么新作沒有?’我也常常不厭其煩地將作品拿給他點評,每次他都像對待學生一樣,指出我作品的優劣。特別在構圖上,他要我一定要講究賓主、呼應、虛實、繁簡、疏密、藏露、參差等種種關系的準確性。他說,一幅畫的好壞就像秤盤上的星,要準確,秤東西秤盤上星不準,那是絕對不行的,畫也一樣,題材、布局、顏色的搭配和細節都要準確,不然一幅畫經不起推敲,那就不是一幅好作品。曾有一次,我畫了幅《萬事如意圖》,畫面是一個筐裝了不少柿子,向叔叔討教;叔叔看了看沒有說話,接著拿出一張紙鋪在畫案上,畫起了筐子柿子,讓我從頭至尾觀摩。他的作品完成后,我臉一下紅了。我的畫呆板、蠢笨,沒有靈氣;而叔叔筐中的柿子,鮮活誘人、筆簡意繁、耐人尋味。叔叔就是這樣耐心,潛移默化地在指導我的成長。”

                      ▲作品《辭君雙壽》

                      他直言:“憑心而論,我作畫全是為了繼承和弘揚‘齊派’藝術。其道理就是,我曾祖父是藝術大師齊白石,若是有人問起身世,不會畫幾筆,是很慚愧的。但當喜愛上繪畫后,尤其是當得到長輩們不經意夸獎時,興趣更是倍增;但隨著藝術的深入,單純的興趣與傳承就變成了敬畏和修行。現在,我初衷依然不變,仍然在研習‘齊派’藝術;目標就是博采眾家之長、闖出自己的路、創作出藝術的佳構佳作。”

                      求索:傳承顯匠心

                      白石老人其“墨”之造化,為常人所不可達;其“文”之豐厚,也必為常人所不可及。

                      天山先生告訴記者:“我認為,傳承的核心就是傳承好曾祖的藝術精神和思想精髓。”他說:“那種標新立異而數典忘祖是十分有害的。在傳承與創新上,傳承是創新的根基,創新是傳承的呈現。兩者水乳交融,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相輔相成的。”

                      ▲作品《勁風吹濤千帆過》

                      在藝術傳承與創新之路上,他堅持曾祖白石老人把富有農民生活氣息的民間藝術情趣融入創作的思想,及“似與不似之間”的畫論;并利用白石后人的優異條件,認真揣摹曾祖各個時期不同花鳥魚蟲、山水及人物畫的表現手法、特點,吃透曾祖的構圖、用筆、用墨;然后,孜孜不倦的觀察,孜孜不倦的畫;最終,在傳承中形成了自己的畫風:山水畫構圖不落俗套,隨意生發,富有真山真水的靈性;花鳥畫筆墨渾厚圓潤,色彩濃烈,色調明快,手法簡練,意境淳厚樸實,作品中的魚、蝦、蟲、蟹妙趣橫生,活靈活現,傳承了‘齊派’藝術的風采。

                      其作品《山里人家》,畫面用墨淡雅,山與農舍布置疏密得當,墨色濃淡干濕并用,極富變化。還有趣的是,觀景亭前,五間農舍就像一條珠鏈,錯落有致地分布在樹木與荷花池塘之間。一眼望去,林地蔥蘢,山石疊翠,鳥語花香,讓人有種置身桃源仙境的感覺。

                      ▲作品《酒香螯已肥》

                      《和諧》圖,作品嚴謹樸實,講究法度,畫風隨意而多變。畫中四只螃蟹一上三下、背部圓鼓、腿部有扁有棱有角、有方有圓穿梭在水中,天然成趣,各顯其妙。畫面讓人產生遐思的是:蠏與蠏的和諧、自由、歡樂。同時,三角形的構圖也很有穩定感。

                      《暢游》,畫面生動傳神而富有情趣。魚雖五尾,水兒不見,但可看到游魚怡然之狀態,有的潛入水底,有的中間嬉戲,有的水面徜徉。而且作者以淡墨入筆,行筆快速,把握自如,并充滿了藝術幽默。

                      還有《望子》《萬里海天喜暢游》《荷花》《雙壽》《長年有余》《延年益壽》等一批作品,均畫面筆墨輕松,韻味生動,富個性又不離文人傳統。作品或描繪了青蛙對蝌蚪企許,或刻畫了蝦在水中暢游神態,或滿紙煙云贊美了荷花的高潔,或雙桃碩大壓枝賀壽,或黏魚身材修長傳“鯰”“年”好,或菊、酒、蠏寓人壽之吉祥……無一不流淌著民間泥土的氣息,無一不是故鄉、河流、草木、花鳥的寫照,無一不躍動著畫者的哲思禪境。

                      ▲作品《滿堂福祿》

                      應該說,詩性,也是天山先生畫的一大集成。如《萬紫千紅總是春》,畫上一串紫藤瑞氣盈盈、燦若云霞由左上角穿插而過,其間六只可愛的小蜜蜂在嗡嗡地鬧春。作者題詩言:“墨走垂藤百尺長,濃陰合處日無光;筆中自有東風在,吹得紫藤紙上香。”文字恬淡自然樸實,“不粘不脫”深化了畫意。還有他的題畫桃:“開花結果三千年,瑤池王母侍群仙;揮毫摘得蟠桃在,人人得此是神仙。”題畫牽牛花:“野根不用栽,只等秋時來;無聲喇叭艷,朝朝花自開。”題畫山水:“墨出千層色,筆劈萬仞山。”題畫蟹:“殼硬雙螯好威嚴,八爪橫行奪利貪;它日鉆進漁翁簍,方知己肥命將亡。”均給人一種清純、高雅之氣,也顯示出作者的恬淡清凈品格。

                      多年來,天山先生曾多次應邀參加河南、山西、廣東、湖南、云南等地美展和中國慈善萬里行活動;部分作品還被一些單位和個人收藏;江西廬山留有他“海為龍世界,云是鶴家鄉”的書法石刻。

                      ▲作品《清平多壽》

                      藝術探索,一直在攀登的路上。為此,天山先生特別賦詩曰:“是仙是佛憑修行,修到佛層必有成;若有一刻思凡界,前功盡棄佛難成。”

                      ▲作品《常年有余》

                      ▲作品《益壽延年》

                      記者  熊樹文

                      編輯 吳敏昆  

                      審核 尹紹平

                      上一篇:暮色蒼茫看勁松—張顯軍先生書畫作品欣賞

                      下一篇:最后一頁

                      錄入/責任編輯:Update Time:
                      鵬信評估云南分公司 云南少數民族網-云南省民族學會官方網站 民商網-云南省民族商會官方網站 云南民族旅游網-《環球游報》 云南民族古建網-大理市第四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官方網站
                      日本亚洲AV综合网图片